<track id="xbdyf"></track>

  • <pre id="xbdyf"></pre>
  • 用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,打開自我深藏不知的一面
    來源:澎湃新聞 | 時間:2023年04月19日

    文/楊思超

    年輕,一直都是梁永安的標志性特點。

    站上講臺的梁永安,以工裝外套和牛仔褲的裝扮示人,一如他平日里的隨性風格,讓人完全忽視他已經69歲了。梁永安在B站有114萬粉絲、抖音有21萬粉絲、小宇宙播客有11.7萬粉絲,而他的粉絲基本都是年輕人!90后和00后是歷史上最不適合結婚的一代”“為什么脫單那么難?”“該不該裸辭”“當代年輕人為什么越來越不敢愛”“工作為啥那么苦”“讀研真相是什么”“二本生出路何在”……他用自己的方式,為年輕人們解析和回答這些看起來普通又艱難的問題,而實際上他并不是一位愛情專家,也不是一位擇業專家,而是一位文學教授。他對人生和人性的洞察令人折服,而文學或許就是其洞察力的本源。

    從別人的故事里,看到自己的人生和生活,并給予啟發,這或許就是文學經久不衰的魅力。在梁永安看來,我們該如何生活,其實并非無跡可尋,許多文學作品里,其實都已經寫出了答案。4月6日,梁永安以“如何創造有價值的生活”為主題做了一場主題演講,這次講座他沒有講愛情話題,而是帶大家走進他的課堂,從歷史、文學、哲學角度解析、共鳴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。通過對這部作品的解析,梁永安希望能夠與現場的年輕人一道,尋找到“如何創造有價值的生活”這個千古難題的答案。

    這場由澎湃新聞·思想湃與上海大劇院藝術教育共同主辦的講座座無虛席。闊別三年,澎湃新聞旗下大型演講平臺“思想湃”再次開啟。作為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,梁永安的本職工作是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、比較文學與比較文化研究,關注社會文化發展中的中產化、城市化,以及精神文化領域里面青年化的問題。

    如果你愛梁永安教授,聽完一個多小時的講座應該會更愛他,因為“思想湃”舞臺上的他,更深沉。

    “在今天這種流動時代、碎片時代,一定要打破完美主義”

    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創作的長篇小說,通常也被認為是作者文學生涯的巔峰之作。該書改編自一樁真實的弒父案,描寫老卡拉馬佐夫同四個兒子之間的尖銳沖突。整部小說的主題十分深邃,可以說是一幕關于人精神的戲劇,講述了一個情欲、信仰、理性與自由意志間的道德角斗。作品展示了一個錯綜復雜的社會、家庭、道德和人性的悲劇主題。

    小說的整個故事其實并不復雜,圍繞舊俄外省地主卡拉馬佐夫,三個兒子和一個私生子。

    老卡拉馬佐夫貪婪、好色,老年時霸占妻子留給兒子們的遺產,還與長子德米特里為一個女人格魯申卡爭風吃醋。大兒子德米特里對父親恨之入骨,一再揚言要殺死他。之后老卡拉馬佐夫被殺死了,但實際上,真正的弒父者并不是德米特里,而是私生子斯麥爾佳科夫。他是在二兒子伊凡“既然沒有上帝,則什么都可以做”的“理論”鼓動下,為發泄自己在長期卑屈處境下郁積起來的怨毒情緒,為取得金錢,冷酷地謀殺了自己的父親。

    故事結局德米特里無辜被判刑,斯麥爾佳科夫畏罪自殺,伊凡因內疚自責而精神錯亂,三兒子阿遼沙撇家遠行。

    對于故事主角老卡拉馬佐夫,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說,“他不是怪物,相反有時候恰恰成為這個社會的核心!痹俅谓馕隼峡ɡR佐夫,梁永安認為,“老卡拉馬佐夫的惡就是把別人資源化,是一個頂級的掠食者,表達方式特別貪婪。但另一面,這個人歸根到底是一個杰出的人,他如果在另外一個條件下,可能會釋放出另外一種特別大的創意。比如把他置換到法國去,他可能變成一個資本家,把他放到英國去,他可能是一個很好的商人!

    再提到最終殺死老卡拉馬佐夫的斯麥爾佳科夫,他身上那種私生子身份卻過著仆人生活的不平衡,這讓梁永安看到,陀思妥耶夫斯基想寫出一個很深刻的東西,斯麥爾佳科夫代表一種處境,代表著在社會特別敏感的位置上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昏暗、不合理。

    “在今天這種流動時代、碎片時代,一定要打破完美主義,要承認自己身上具有一切毀滅性的因素,也要承認自己也有一切可以閃耀的部分!边@是閱讀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給梁永安的最大感悟。

    “一個人在現代生活里面,永遠活在自己的平庸里面!

    講座當天,音樂劇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中文版正在上海大劇院上演。當天不管你是沖著音樂劇,還是沖著思想湃,無形中都被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牽連在了一起,遇到的陌生人似乎也并不完全陌生。在這種氛圍中,讀沒讀過這本書并不重要,享受當下的思想碰撞才更有意義。

    “談陀思妥耶夫斯基、談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,內心特別幸運也特別溫暖!绷河腊舱f他第一次接觸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在小學三年級,當時看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說《白癡》的同名電影,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。后來他上了大學,學了文學專業,開始讀《罪與罰》、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等,發現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學很有獨特性。再后來隨著自身歷史體驗的積累,再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,則感覺他是個“靈魂觀察者”,讀他的作品能把自己更神秘的一面不知不覺地打開。

    在梁永安眼中,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擅長寫小人物!霸谝粋等級社會里面,小人物的精神彌漫在一切領域,一個人表面上身份很高,實際上他內心深處還是一個小人物。但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小的,你對自我的這樣一種確認或者意識,制約了你一生。一個人在現代生活里面,永遠活在自己的平庸里面!

    梁永安告訴大家小人物是一種精神狀態,如果轉化觀念,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力量釋放出來!巴铀纪滓蛩够男≌f里面就把這種隱藏在底層的力量揭示了出來,把它報復性地顯示出來,看起來很傳奇,但是非常普遍,是我們一生不曾去體會的東西,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獨有的洞察性、滲透性和殘酷性!

    從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中能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對于貧苦階層的深切同情!叭绻憧吹狡蛴懻,你會不會覺得自己跟他一樣?”這是梁永安問現場觀眾的問題。在他看來,獲得同理心,要找到一個人生出發時的原點,不能按原生家庭所處的社會等級出發,需要一個更普世的心態。

    “對自己安然”

    “陀思妥耶夫斯基發現,人在生活里是用自己構造的虛幻來指導我們生活的,不斷為自己辯解!绷河腊步忉,“從哲學上看,人的存在有一個最大的特點,就是一定要對象化,我的思維一定要投入到某種行動里面去,這個行動就變成社會化,在行動過程中,就有善和惡,正義和邪惡。在現實生活當中,我們大部分的選擇都很自私,在內心深處都有惡的東西,但是我們解釋的時候,就會給他一個虛幻的邏輯!

    陀思妥耶夫斯基發現整個社會人為了潤滑自己,合理化自己,都會制造出一些借口,一些邏輯。他認識到了這個世界上有思想的人活得很苦惱,沒有思想的人始終活得很愉快。關于這樣的思考,最后他把它帶到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里面。

    “我們每個人身上既有阿遼沙,也有德米特里,也有伊凡……我們需要自己的錯綜復雜。這使陀思妥耶夫斯基跟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有特別大的同步性。我們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后,可能你會釋然,覺得盡管我不怎么好,但我是這個時代的人,能夠有特別大的一種豐富和不協調,也可能對自己就安然了!

    正如梁永安所說,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陀思妥耶夫斯基,都不妨礙去共鳴他。

    国产精品亚洲第一区在线|国产ZZJJZZJJ视频全免费|国产中日韩久久久噜噜久久|92精品国产自产在线观看|国产av巨作丝袜秘书

    <track id="xbdyf"></track>

  • <pre id="xbdyf"></pre>